banner
盛世莲花:澳门风云
2020-02-09 08:5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你可知Macau不是我真姓 / 我离开你太久了 母亲”……1999年澳门回归前夕,小女孩容韵琳领唱的《七子之歌》,火遍祖国大江南北。

  20年后,新传唱人龙紫岚小朋友也唱起了这首歌。这是澳门人满满的回忆,满满的爱。“记得有一次,我看到20年前容韵琳姐姐的歌唱视频。我觉得我现在演唱时的心情,与她当时的心情还是不一样的。”现年9岁的龙紫岚堪称早慧,对着镜头侃侃而谈,“当年,容姐姐唱时,是澳门就要回归了。‘母亲,我要回来,母亲’,是这样的心情。澳门人就要回到祖国妈妈的怀抱,觉得很光荣,也很自豪。我现在的心情是——祖国很重要,祖国是我们的靠山!”说完,龙紫岚立即又清唱了起来:“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公元1553年,即明嘉靖三十二年,葡萄牙人获得了在澳门的居住权。1887年,即清光绪十三年,葡萄牙正式通过外交文书的手续占领澳门。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通过2758号决议,恢复了新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此后,1972年11月,联合国大会以99票对5票的压倒多数通过了相应决议,确定了中国对香港、澳门问题的立场与要求。此后,第27届联大会议批准了在中国建议基础上而形成的非殖化特别委员会的报告,从殖民地名单中删去了香港和澳门,这样就从国际法律上确认了中国对港澳地区的主权,完全封死了殖民者在所谓的“后殖民地时代”让这些地区独立的可能性。

  1999年12月20日,中国政府恢复对澳门行使主权。如果从1553年算起,澳门离开祖国母亲的襁褓足足446年;如果从1887年算起,澳门被葡萄牙侵占也达112年。

  如今,澳门回归祖国20年了。在中国南部、珠三角西岸的澳门,正愈发凸显出其独特的魅力——经济呈现蓬勃活力,民主政制稳步发展,社会治安越来越好,居民生活水平显著提升。

  澳门的成就,举世瞩目,实实在在彰显了“一国两制”方针的科学性和巨大生命力。

  不久前,国家主席习在会见新当选并获中央政府任命的澳门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贺一诚时表示,澳门回归祖国20年来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向世界展示了具有澳门特色的“一国两制”成功实践。事实证明,“一国两制”是完全行得通、办得到、得人心的!

  对此,澳门妇联总会会长贺定一女士向《新民周刊》表示:“澳门居民确确实实感受到‘一国两制’的制度优势。以2018年为例,澳门遭遇有记录以来最强台风‘天鸽’袭击。在抗击风灾过程中,人民解放军驻澳部队首次奉命参与救灾,让澳门居民再次感受到了中央和祖国内地的关怀和支持,感受到了祖国是澳门的坚强后盾。”记者从不同渠道了解到,澳门同胞对于解放军出手救灾,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在贺定一看来,把维护中央全面管治权与保障特区高度自治权有机结合起来,更是“一国两制”应有之义。中央对特区行使全面管治权,既是宪制权力,也是宪制责任,更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必然要求。尊重中央权力,行使好特区权力,把两者有机结合起来,也是特区政府和广大澳门市民的责任。

  1999年还在上初中的周师敏,是当年“回归合唱团”的成员。在澳门回归20年之际,她重新来到大三巴前,听闻龙紫岚的歌唱,禁不住感慨:一代代澳门人,家国认同度都是那么高。有着“澳门张学友”之称的歌手黄伟麟,更是证明了澳门融入祖国有多深。“我出生在澳门,是中葡混血儿,妈妈是中国人,爸爸是葡萄牙人。其实在澳门,我们有一个专门的称呼,叫土生葡人。”土生葡人黄伟麟,能说一口地道的东北线年的时候,黄伟麟辞去了特区政府的公职,专门到内地发展演艺事业,过起了“北漂”生活。2008年奥运会前夕的五四青年节,他参加志愿者活动,认识了东北姑娘王雪。2009年,他娶王雪为妻。日常时久,黄伟麟的普通话竟然有了东北味儿。现在,“澳门张学友”已经正式退出歌坛,回归公务员队伍。

  澳门地方不大——陆地面积32.8平方公里;人口不多,67.2万人;然小体量,有大名声。在澳门回归之初,记者曾在珠海拱北口岸附近看到——澳门居民,主要以师奶为主,步行过关,到珠海一侧买菜、吃早茶,时近中午再返转回家。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口岸的话,即使在澳门回归之初,珠海和澳门就已经实现了同城效应。

  而在澳门回归之前,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前,澳门无论如何不可能和珠海有着同城效应。当年的珠海,时而并入中山县,时而单设珠海县,总体来说属于渔村连绵之地。而澳门早已城市化,且与香港、台湾并称“港澳台”,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属于尚未回归或者尚未统一的地方,又因为隔绝日久,而带着神秘色彩。

  现在从事财经公关行业的冯炜光先生,在梁振英担任香港特首期间曾任特首办新闻统筹专员。即便在当年这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仔眼中,澳门也有一些与香港不同的繁华,譬如说赌场经济等等。“但澳门因为自身体量的问题,在回归前就很依赖祖国内地,这反而令澳门可以在回归后,在‘快车道’上发展。”冯炜光告诉《新民周刊》记者,“更重要的是——澳门于2009年通过了《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本地立法,这让澳门更为稳定。这一点,尤其令香港的爱国爱港人士感到羡慕有加。”

  澳门《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澳门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澳门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显然,香港在这方面的本地立法工作滞后得多。

  这一本地立法带来的好处是非常明显的。2008年,时任澳门立法会议员的吴在权先生发现一个问题,在立法会开放日,他当值接待一些澳门学生,指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徽、澳门特别行政区的区徽问“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可确实又答不上来。“我觉得,这样子不行。我就和一些议员一起在立法会提案,要推行对国家的认知,包括让广大群众认识国旗、国徽、区旗、区徽。之后,澳门的电视台新闻节目前才有奏国歌影像。”从那时起,到《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本地立法成功以后,直到如今,吴在权一直坚持不懈让年轻人了解中国,知道自己是中国人。吴在权今年在办“讲好中国故事”系列,受到年轻人欢迎。抚今追昔,吴在权认为,澳门人的家国认同度更高了。

  比起香港来,虽然澳门的殖民者来得更早,但如果比较港澳两地,会发现两地当年的殖民者是有所不同的。这也影响到后世。譬如葡萄牙人在大航海时代来到中国;1514年(明正德九年)开始觊觎澳门,包括掠卖人口、奸淫妇女等等;到1521年(明正德十六年),广东巡海道副使汪鋐进驻屯门对岸的东莞县南头镇,率领50艘水师战船,果断向葡萄牙军发动进攻,葡萄牙军损失惨重;战败后的第14年,葡萄牙人在嘉靖十四年(1535年)通过贿赂明朝地方官员,才获得船只在澳门停靠的便利。

  此后,葡萄牙虽在清末窃据澳门,但当时葡国国力与工业革命后的日不落帝国不可同日而语。英国对于殖民地的种种无耻统治手段,是葡萄牙怎么学都学不来的。这也让回归后的澳门,相对没有香港那么复杂。

  “比起澳门来,香港地方更大,人口更多,也更复杂,无法照搬澳门经验。”冯炜光向记者感慨,“可是否澳门经验就一点儿也不值得香港借鉴了呢?我觉得,澳门绝不容反中央、的势力有发展,令澳门可以快速发展,这一点,值得港人重视!只要比较港澳两地立法会,哪个在促发展?哪个在阻进步?我们便能明白——为何一个脱胎换骨, 一个伤筋动骨。”

  澳门以博彩业知名于世,即使是在回归以后,博彩业仍有长足发展。葡京、新葡京,成为澳门博彩业的标志。然而,曾任第九至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的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苏树辉先生,却对《新民周刊》记者坦言:“目前我们正在建设,预期明年运营的上葡京,博彩业将只占10%的份额。”

  曾为“澳门赌王”何鸿燊秘书的苏树辉,亲历了澳门博彩业的发展。如今,他的眼光已经跳出博彩业本身。“从葡京,到新葡京,再到上葡京,可以看出澳门博彩业,以及澳门经济的转型升级之路。”苏树辉说。葡京的标识是个“鸟笼”,新葡京的标识是莲花造型。苏树辉透露,当初设计师也想到了葡语国家巴西的桑巴女郎,他看了设计稿后,觉得可以中西融汇,既有桑巴女郎造型,又有莲花意象,也就是将造型线条再做些处理,定下最终模样。“上葡京,则与此前的葡京、新葡京既有传承,又有不同。‘上葡京’的‘上’,和‘上街购物’的‘上’一个意思,就是‘前往’的意思,也有更上一层楼的意思,更谐音‘尚’。”苏树辉说,“这象征着澳门的经济转型升级,将更上一层楼”。

  苏树辉在香港大学就读时,主修数学与物理专业。提及博彩业,他认为游戏规则主要是概率博弈。未来澳门的发展之路,无需像一些博彩者那般盲目押注,只需看清增长点何在,就有光明前途。“文化旅游将是澳门经济的增长点。澳门参与到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只要配合好国家的整体发展利益,搭上国家发展的快车,必然前途无限!”

  今年10月,在广州举行的“第八届岭南论坛”上,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党组书记、局长何晓军说:“澳门证券交易所的方案已经呈报中央,希望能够将澳门证券交易所打造成人民币离岸市场的纳斯达克。”此后,澳门金融管理局证实,为配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研究在澳门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证券市场”,澳门金管局已委托国际顾问公司对此开展可行性研究。由此可见,澳门证券交易所已呼之欲出。

  苏树辉告诉记者,澳门交易所如果成立,澳门就需要更多的金融、法律、媒体专业人才。“澳门人口六十多万,其中有四十多万人是在工作的。过往的澳门,以博彩业见长。未来,澳门融入大湾区,大湾区的人口是七千多万。再加上祖国内地的专业人才。我相信,未来,在澳门工作的金融人才将大大超过博彩业从业人员。”苏树辉向记者特别提及,澳门亟需媒体专业人才。“与香港一样,澳门是个自由港,特别是在中国与葡语系国家交往中,澳门可以发挥独特地位。包括在澳门展开的各种节庆、文化活动,都需要包括媒体专业人才在内的各路人才。”

  回看澳门回归20周年,GDP总量从1999年的465亿元人民币,到2018年的3907亿元人民币,上涨高达8倍。更为可观的则是人均GDP——从1999年的11.1万元人民币,到2018年,人均GDP达到了61万元人民币,上涨5.5倍。反观香港人均GDP,从1997年的19.54万元人民币到2018年的34.88万元人民币,上涨将近2倍。人均GDP方面,澳门不仅反超香港,更是在世界排名中升居第二,仅次于卢森堡。

  如今,富足的澳门人更看重的是未来的经济成长性以及对国家的贡献。按照苏树辉的话说:“香港也好,澳门也罢,只有充分配合国家发展,维护国家利益,才是自身长远发展之道!港、澳必须利用‘一国两制’之利,为国家发展发挥更大能力。‘一国两制’绝不是为了港澳制度去影响国家。澳门回归之际,爱国爱澳人士就是澳门社会的主流,这也是澳门如今为什么发展这么好,未来发展、经济成长性会更好的一大原因啊!”

  在苏树辉看来,如今的国际形势,确实有一些单边霸权国家阻挠中国发展,而澳门的独特优势,可以成为中国联系葡语系国家的一个地方,譬如与中国同为“金砖国家”的巴西等国。由此,在帮助到国家的同时,澳门也必然能找到更多发展的机会。盛世莲花,澳门风云,更期未来。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rieneimages.com 版权所有